当前位置 :主页 > 567722状元红顶天高手 >
“经过吸粪车时他停了一秒”!杭州失踪女子遇害案更多细节披露
发布时间:2021-06-27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三堡北苑居民来女士失踪案受到关注。从最初家人报案“离奇走失”,到警方通报已经遇害,中间发生了什么?案件的侦破过程又是怎样的?

  7月25日上午,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气会,披露相关情况。目前已基本查明,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件,案件正在侦办过程中。

  在通报会后,警方公布了办案视频及多段监控,包括许某某镣铐加身被警方带走。

  7月6日20时左右,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四季青派出所走进了神色匆忙的三个人。

  “民警同志,我妈昨天一早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烦帮忙看看监控么?”走在前头脸上写满焦急的女子余某(化名)对派出所民警说。

  据家属反应,除少了一件来女士的吊带睡衣外,来女士的手机、钱包、银行卡均在家中,亲戚朋友方面也无任何音讯反馈,经警方和家属在小区内外及周边的大量搜寻,也未发现任何踪迹。

  “我和老婆是4号晚10点多看完电视睡的,5号凌晨0时30分左右,我上厕所时老婆还睡床上,但5号早上5点多我起床时,老婆就不见了。”来女士丈夫许某某告诉警方。

  一位年逾五十的中年女子,于凌晨时段在自己居住的小区莫名消失,随身未携带任何重要物品,给这件看似普通的失踪事件,凭添了丛丛疑云。

  “种种迹象表明,这不像是一起简单的失踪事件,作为一名老刑侦民警,我直觉判断这里面有故事。”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唐伟国告诉记者。

  面对来女士的离奇失踪,结合调查寻找过程中浮现的种种疑点,杭州警方敏锐地觉察到了一场与真相的竞速正在展开。

  为配齐配强人员力量,迅速组建起由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三级公安机关刑侦骨干组成的专案组,以专案的力度强度开展破案攻坚。

  “摆在我们面前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最小化框定侦查范围,以便集中最密集火力破案攻坚。”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胡天俊告诉记者。

  据了解,事发小区作为“智安小区”,共有内部监控96个、外围监控近千个,小区共有楼房6幢,379户1075人,来女士居住的楼房也有69户179人。同时,该小区所有楼房地下停车层均打通,处处相连,环环相扣,环境异常复杂。

  “为确保不漏掉一处关键信息,我们调取了7月份以来,共计6000小时时长容量的监控视频,并紧急征调全市公安共百余名专业视频侦查员,分时段、分点位、分对象, 24小时连轴分组反复查看,交叉复核,不放过每一帧画面,不放过每一个可疑之处。”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常务副局长应朝晖告诉记者。

  记者走访时了解,参与视频侦查的工作人员办公桌上,大部分都放置了眼药水,因为连续盯屏工作,出现眼睛红肿发炎情况较为普遍,为了专案攻坚,很多都在咬牙坚持。

  “24小时视频光看一次就得一天,提高倍速看容易丢帧,漏掉关键信息,这是绝不允许的。”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党委委员章群对记者说。

  据了解,在组织警力开展走访基础上,杭州警方通过“城市大脑”警务操作系统,对重点时段内所有出入小区的人员、车辆信息进行优化建模,并迅速跟踪核查落地,确保形成侦查闭环,不漏一处。

  “在这次破案攻坚战中,我们通过大数据赋能发力,立足“系统赋能”和“机器换人”思维,实现了对核心范围的快速精准锁定,明确失踪女子于7月4日17时04分和其小女儿乘坐单元楼电梯回家后,未再离开小区楼,为案件侦破奠定了基调,指明了方向。” 杭州市公安局案审支队政委何国新介绍。

  为了攻克这个难题,杭州警方组织全市共百名警力,分片包干、责任到人,克服高温、暴雨等不利因素,对小区6幢单元楼、379户人家、1075名住户全部进行了走访询问,详细记录重点时段活动情况。“

  我们还对1万多平方米地下车库,以及所有电梯井、水箱、窨井、储物柜、烟道、通风管道等隐秘部位,开展了先后4次地毯式排查,逐一排除藏匿可能。”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胡天俊告诉记者。“期间,我们发挥杭州公安警务操作系统数据研判优势,依法全面运用各类公安侦查手段,明确失踪女子于7月4日17时04分和其小女儿乘坐单元楼电梯回家后,未再离开小区楼,为案件侦破奠定了基调,指明了方向。”

  记者了解到,杭州警方通过重点走访询问走失人员的家人、亲属、邻居、同事、朋友等关系,细致刻画还原了其一家生活规律、人际关系、生活经历、活动轨迹、财务状况等情况。经综合分析研判,排除了来某某自行出走及其他人员作案等各种可能,初步发现了许某某的作案嫌疑,明确将其列为专案攻坚的重点对象。

  当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虽然专案组已对化粪池进行了多次检查,但结合视频侦查、走访排查和智慧警务大数据研判分析,侦查聚焦点再次指向事发楼道化粪池。

  7月22日下午,天气好转满足勘验条件后,专案组对化粪池开展了抽取工作。从22日下午3点到23日下午4点,全过程共25小时。

  民警在接近40度的高温天气下,身着全封闭的隔离服,在恶劣的环境下连续奋战,对抽取的38车污秽物进行冲洗、筛查,现场提取检测后,发现有疑似人体组织,经DNA比对系失踪女士来某某人体组织,判断来某某可能遇害,案件调查取得重大突破,许某某具有重大犯罪嫌疑。

  7月23日1时,杭州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许某某依法刑事传唤。“考虑到犯罪嫌疑人十分善于伪装,事发后配合家属报案、接受媒体采访,反侦查意识极强。我们专门组织了省内刑侦专家,提前制定了周密审讯策略和方案。”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胡天俊告诉记者。

  7月23日10时,经连夜审讯攻坚,突破了嫌疑人许某某的口供,据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某某产生不满,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

  目前,犯罪嫌疑人许某某已经江干警方依法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等待他的必将是世人的唾弃和法律的严惩。

  犯罪嫌疑人许某某,男,55岁,杭州户籍。案发前系杭州某公司驾驶员。该人自1987年开始先后在省内外多地从事鱼粉和养殖生意,2018年到杭州工作。

  被害人来某某于2020年7月4日17:04回家后失踪,7月6日晚19时,犯罪嫌疑人许某某先后联系来某某的姐姐等人,询问来某某的去向。

  20时许,该许与来某某的大女儿一起到江干区公安分局四季青派出所要求警方协助查找来某某下落。四季青派出所民警当晚反复查找未果。

  后经警方连续数天搜寻,发现来某某存在被害可能,警方随即成立专案组,按照失踪人员疑似命案工作机制全面开展调查。

  专案组依托江干智安小区信息资源和基层基础走访排查,排除来某某自行出走的可能,将案发范围框定在来某某所住单元楼。

  专案组坚持证据导向,公秘结合,连续多日调查取证,在获得许某某相关犯罪证据后,江干区公安分局于7月23日对犯罪嫌疑人许某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警方调查核实和犯罪嫌疑人许某某供述,前期网传“许某某侦察兵退役”、“许某某在小区物业工作”、“许某某熟悉小区和楼道的监控,刻意躲避监控”和“许某某利用隔壁空置房进行分尸”等等说法,均与所查证事实不符。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中。公安机关将依法开展后续侦查工作,对违法犯罪行为决不姑息!

  21天关键时间线日警方通报来女士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今天通报了案件的具体情况。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21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许某某表示,一家人在家吃了晚餐和蛋糕,气氛很融洽很开心。之后俩人辅导孩子作业,22时左右就正常入睡。

  许某某表示,7月5日零点30分左右,他起床上洗手间的时候,妻子还躺在身边。清晨5点半,床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以为来女士出去了,没有在意。

  一家人前往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四季青派出所报警。警方对小区开展全面搜索,包括地下室、楼顶等区域,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都没有任何发现。

  专案组对化粪池开展了25小时的抽取工作。对抽取的38车污秽物进行冲洗、筛查,现场提取检测后,发现有疑似人体组织,经DNA比对系失踪女士来某某人体组织,判断来某某可能遇害。

  北门西侧非机动车道仍旧封闭,保安加强了对生人的盘查。水湘路上的东门,已经完全关闭,无法进出,通往三堡公园的铁门也仍旧紧锁。京港大型免费图库

  “大女儿质疑过她爸爸,但后来又出了十万元的悬赏。”邻居说,大女儿由此觉得自己的怀疑可能错了。

  来某某失踪几天后,其娘家人便对许某某有所怀疑。“找遍了所有监控,都证明来某某没出单元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觉得许某某有很大嫌疑。”

  童成根最后一次见到许某某,大概是在7月19日。他记得,那天晚上7:10左右,许某某致电来某某亲姐姐的女婿,称要来给12岁的小女儿取一本书。许某某到达来某某姐姐家时,表姐夫童成根也在。

  童成根对许某某说,“那栋楼的人都有嫌疑,你也有。”童城根记得,他说出这一句话那一刻,许某某表情平静,未见异常。跑狗网论坛当天晚8:00左右,许某某和亲戚聊天中途接到一个电话,随后许某某对亲戚们说,自己需要下楼挪车。之后,许某某带着12岁的小女儿离开来某某姐姐家,再未回来。“许某某之前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告别时会说很多客气话,这次直接就走了。”童成根回忆。这让童成根对许某某加深了怀疑。

  亲戚们只告诉孩子母亲来某某已经过世,没有对她讲重大嫌疑人是她的父亲许某某。

  来某某父母都已过世多年。如今,她在世的亲人中,关系最近的是她与前夫生下的大女儿,以及来某某的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毛先生是来某某的侄子,在来某某失踪之初就参与协助搜寻,他开的小超市和来某某的哥哥、姐姐的家同在一个小区。毛先生说,

  余瑞兴是来某某的前任公公。近期,来某某失踪,余瑞兴是从孙女(来某某的大女儿)那得知的消息,他记得孙女跟他说,是孙女报的警。

  余瑞兴回忆,来某某与许某某最初相识,大概在10多年以前,当时,许某某在做鸭子屠宰生意,租了来某某父母位于江干区章家堡的一间民房,用来存放屠宰后的鸭子。

  后来,许某某向来某某借钱,在上海开了一家鸭子养殖场。那时,他们各自都有家庭,尚未离婚,但两人已经同居。来某某当时在杭州一家同仁堂的店面工作,借钱给许某某后,两人一同前往上海生活。大概两三年之后,两人分别离婚,重新组建家庭。据余瑞兴称,当时是许某某先离婚,后在许某某的要求下,来某某离婚。来某某离婚前,与前夫有一套88平米的房子。离婚之后,房子归来某某前夫所有,许某某与前妻的儿子也归其前妻抚养。

  10年前的夏天,来某某的母亲去世。葬礼上,来某某的表姐夫童成根第一次见到来某某的新任丈夫许某某。在他的印象中,许某某很高大,对人客气。夫妻二人给他的感觉是恩爱、般配。

  直到杭州警方发布《警方通报》前,在许某某本人、来某某的大女儿以及三堡北苑的邻居等人对媒体的描绘中,二人的关系也是“恩爱”。

  余瑞兴记得,孙女来他家串门时,曾对其抱怨过,说她的后爸许某某装修款都要贷款,炒股赔了很多钱。而在来某某的表姐夫童成根印象中,许某某当初去上海开养殖场,一度赚了70万到80万元,后来因为炒股都赔了进去。

  此外,童成根还对记者说,去年,来某某曾因与许某某闹矛盾,去大女儿家借住。那时,两人的矛盾缘由是房子。许某某和来某某在杭州共有两套房子:一套55平米,夫妻二人和12岁的小女儿一同居住。另一套110平米,正在装修。

  余瑞兴称,来某某与许某某两人的两套房,均属三堡村的回迁房。虽然两人都并非出生于三堡村,但两人后来先后将户口迁到三堡村。三堡村拆迁时分房是按照人头分,一个人头55平米的标准,以来某某名义分到如今居住的这套55平的房子,以许某某和小女儿的名头分到那套正在装修的110平米的大房子。

  许某某的老家是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今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联系上镇里的多名商户和球山村的村民,他们大多均已知晓此事,并证实许某某确为球山村人。

  据村民们介绍,许家有三兄弟,许某某排行老二,哥哥在村里务农,父母已经去世。许某某19岁离乡后,一直在外谋生。

  在村民们印象里,许某某一直是客客气气,很老实、有礼貌的一个人。堂哥说,许某某虽然很早就到外面去了,但每年至少会回村里一两趟。

  后来,清明节放假,一家子回老家来上过坟。最近一次是6月份,大哥的儿子订亲,许某某也回来过。见到人,都打招呼,一贯的和气。

  在警方通报来女士遇害之后,有网友再次翻出此前许某某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他时而表达疑惑,三码中特最准网站,时而悲伤,时而又参与案情分析,在各种语气、表情中切换自如,而这与老家人对他的印象,大相径庭。

  7月17日,周霞还是从抖音上刷到嫂子离奇失踪的事,“我当时就说,诶,这个是我嫂子呀。”

  夫妻两个看了电视,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心里愈发着急,18日(周六)一家三口就去了杭州三堡北苑许某某家。当时,许某某的小女儿在屋子里上网课,许某某向弟弟、弟媳讲了事情经过。

  弟弟说,“哥哥5号那天还觉得正常的,嫂子可能到哪个亲戚家去住一下。而且第二天是周一要上班,她肯定要回来的。”

  当天,弟弟一家、许某某父女及许某某儿子(与前妻所生)在派出所附近的饭店吃了中饭。点了几个菜,但饭桌上沉闷,大家也没什么胃口。

  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曾经,许某某在电视镜头中讲述妻子走失的相关情况,虽有些许漏洞,但看不出紧张,看不出怯场,甚至面部表情的变化都不多。

  在电视镜头里,许某某连说了几个时间节点:7月5日0点30分妻子还在,5点30分发现妻子不见了(随后他还说“这和很正常”)。手机等物品都没带,只有一件吊带睡衣。在发现妻子失踪几十个小时后,自己来到四季青派出所求助。关于夫妻感情,他表示很好,虽然有邻居表示两人也发生过争吵。

  当时,记者脑海中的疑惑跟大家一样:为什么妻子失踪了几十小时才报警?为什么7月5日晚上妻子没回家却不求助?为什么对这件睡衣印象如此深刻?

  带着疑惑,记者7月17日下午来到三堡北苑小区4幢。在上楼前,记者先跟邻居们侧面了解一下这家人的情况,对来女士和许某某两人的过往有了更多了解。当天下午3点40分,记者找到了来女士的家。记者也想到,家属可能会对采访有一定的抵触,但还是敲了敲门。

  身着黑色T恤的许某某,并没有拒绝记者进门。记者将门带上,看到门口地上摊着一堆物品,表明了身份后,他有些许抗拒:“现在跟我们说了,不要接受太多的采访,有些我也不方便多说。”

  他往前走了几步,拿起一只黑色的包,“我现在翻一下她的包和物品,看看有什么线索。”

  说着,许某某翻找起来,这一刻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焦急。“我看采访里说您爱人穿了吊带睡衣,那还记得穿的什么鞋吗?”记者问。

  对于更多的疑问,许某某表示自己不方便多说了。此刻,你会觉得他确实只是不想被采访打扰的普通家属。“给我打个马赛克”

  后来,又有许某某接受采访的镜头,表示失踪当天有妻子网购的治疗失眠的药物邮到家等等消息。

  随后几天,网上关于来女士离奇失踪曝光更多细节。有楼下邻居反映,小区房子隔音一般,以前经常听到来女士小女儿弹古筝。出事那几天,除了用水声没有什么异常。有居民说,许某某家那一层有几天用水量很异常,出奇地大。

  到了傍晚6点多到天色暗了下来,记者坐在小区东门外的马路边,正对着东门的通道,也正好能看见正在作业的吸粪车。

  傍晚6点46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许某某,黑色T恤、黑色裤子,白色鞋子,步行走了出来。当时,他左手上拿着塑料文件夹还有一些纸质物,步伐匀速,在路过岗亭时,右手挠了几下左腮。

  他也看到了马路边的记者,但是面部同样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向右转,沿着水湘路的人行道步行远去。过了半小时左右,晚上7点14分,记者在四季青派出所门口看到他骑着一辆共享单车路过,往小区方向骑,左手上之前拿的东西还在。记者也赶回了小区。

  许某某随即扭过头继续步行,在经过吸粪车时,他停了一秒,侧头看了一下后,离开了。

?